当前位置: 首页 -  蓝鲸科创 - 正文

消失了的“主见”面目模糊的中国车主

2019-12-13 17:45 蓝鲸科创 涟渡80°c
A+ A-

其实只要您不是真的闲的没事儿的富二代(高德的报告显示富二代都是十点钟以后或者下午才出门),开过早晚高峰的人都知道,你那价值几十万的动力、加速和操控性,也就只在加塞儿和抢黄灯的时候才能蹿出那么一脚油的快感。

这个有趣的现象,折射出的是相当一部分中国车主缺乏主见的现实。

美式豪华的底盘调校本来就偏软,再加上根据路况自动改变阻尼的CCD连续可调的悬挂系统,在实际驾驶过程中遇到一些小的沟坎你甚至只听得到轻微的咔哒声,却感觉不到震动。

说了这么多,其实无非是要中国车主们用自己的真实体验去做出决定。你需要撕掉自己身上那些模棱两可的标签,去树立自己的主见。

针对中国中产阶级的情况,她给林肯大陆引入了30向调节座椅。具体来说,如果你有一天真的累了,想在座椅上歪一下,你可以让你的左腿托板比右腿稍稍抬高两厘米,让头枕向前探出之后再向右移动两厘米,肩颈枕缓缓升起托住上半身,再按下按摩键舒缓你的后背。

说得直白一点就是“乞丐版”,在这个级别的车型里,车型之间动力的差距还体现不太出来,更别说在中国这个路面上开了。

面目模糊的中国车主

当然,放弃“提问”也不全是中国中产阶级自己的错。

中国车主缺乏主见吗?有的人看到这里肯定要闹心了。其实只要一个事实就能彻彻底底地让老铁扎心。那就是,近年销量爆炸的豪华车品牌“爆款”基本都是低排量车型。无论是GLC、Q5还是宝马3系,全都是中规中矩的2.0排量。

消失了的“主见”面目模糊的中国车主

消失了的“主见”面目模糊的中国车主

林肯的内部设计师Soo Kang女士是为数不多的在西方汽车设计界做到顶尖的亚裔女性,她在领导设计新一代大陆的四年时间内曾多次来到中国“考察情况”,“旁边的车都是走走停停”的状态让她对中国车主的实际需求“一目了然”。

大多数的中国中产阶级,尤其是新中产和年轻的“新富未贵”阶层,他们并未真正拥有过进口豪华车,只是“被普及”,就全盘接受。

林肯大陆的车名意其实取字于“欧陆风情”。

与其他豪车品牌“粗暴”加长车身不同,林肯大陆在长轴距的同时,从设计就以50:50考虑中国和美国消费者需求。

“普及科学知识”于是成了将近90年漫长岁月中中国科幻小说存在的中心价值。这种“利用科幻小说进行科学普及”观念的泛滥,还受到大量引进苏联科幻小说理论的影响,并被中国政治生活中一些不可理喻的因素所强化。

有些品牌仍然会和“暴发户”、“富二代”等标签联系在一起。这样的结果和2015年相比几乎没有变化。

“第三类接触”指的是物理上的直接接触。这本来是斯皮尔伯格的科幻电影中所创造的概念,但是放在这里用来比喻中国中产阶级与“豪华车”的关系怕是再合适不过。顺口说一句,“关注科技与科幻”也是符合中产阶级身份的文化现象。

更多的诚意在全车的双层夹胶玻璃和ANC主动噪音控制系统上。即使当3.0T发动机暴躁起来的时候,你也只能听到类似来自深井的声音,发动机的轰鸣和路上的喧嚣都被隔绝在车外。

这是林肯员工自发组成的“林肯热情小组”的设计,也是史上可调节向最多的轿车座椅。

早年,福特公司的少东家去欧洲旅行得到的灵感,彼时的欧洲大陆正是新世界向往的文明之巅。虽然后来经历了残酷的战火,却有一家汽车公司在大洋彼岸将欧陆的风情传承了下来。

结果就是,当真的有一款车是为了中国消费者量身打造的时候,有些人甚至会因为超出了预期而感到陌生。

这时候,如果能拥有一款真心实意为中国高端人群设计,并且价格适中的全进口豪华车,对他们来说就是从未有过的”第三类接触”。

毕竟,只有真正看清自己,才会看透自己的需求。如果没有,来一次“第三类接触”是不错的选择。

是豪华车品牌没创意,还是中国消费者的理念问题?似乎兼而有之。

油门儿深一脚浅一脚都是为别人跑,这样一想,豪华车的“动力”还那么有劲儿吗?当然,关于专车这个事儿,欧洲的比例更高,达到了65%。然而对比一下价格就知道,在人家看来,您这“豪华车”也并不特别豪华。

比如说,中国的高端人群究竟需要一辆什么样的车?你应该先问问自己,我会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开车,我会怎么使用这辆车,我的身份是什么;甚至是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在历史上,林肯大陆也曾经是梦露、伊丽莎白泰勒、纪梵希、基辛格等名流的座驾,新旧世纪的“创意精英”在一款车上做一次精舍连接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体验。

中国汽车消费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明明是全亚洲甚至全世界道路最拥堵的国家之一,如此恶劣的公路环境,中国消费者却摇头晃脑,言必称操控性、加速动力、过弯稳定性。

这一观点来源自鲁迅,他曾在《月界旅行•辩言》中透露出非常欣赏西方的科学技术,希望能向国人广泛传播的态度。由于过分惧怕科学读物的文本在的中国读者中无法获得接受,鲁迅希望科幻小说这种载体,能以糖衣炮弹的方式将先进的西方科学技术传达给国民。

没有主见的中国车主们,缺乏的是让自己独立思考的批判性思维。批判性思维的关键是提出“为什么”,然后分析收到的信息,得出自己的判断。

当台湾中产阶级崛起的时候,他们会把许舜英和包益民的对谈当作生活方式的“型录”。当日本中产阶级崛起之后,他们会推崇原研哉这样的设计师去思考反消费主义。而我们的中产阶级却纠结在“抖音”和“小红书”的网红爆款之中。